贾半鲜

盾铁 桃糖 欧美圈的一辈子

灵感来源:Bendy and the lnk machine


吴复生 香港本地人 家中三代做假钞 是家里的独子


少年时候父亲送他读书,学画画,培养他的爱好与情操。但是悠闲的时光并没有过很久,他老爹因为与荷兰人叫了一口价叫人生生打死。吴家上下大乱,来不及收拾东西就奔向了海外,竟是十多年都没有再回香港。十年时间足够让一个男孩成长为一个男人,吴复生接过家中的生意,重新在海外发展壮大已经隐隐有了从前的规模。可惜天不遂人愿,又遇上美钞改版,所有工人忙活了一个多月,做出的电版都有摩尔纹。正当吴复生为新版美钞的制作而头疼的时候,他收到了一封来自香港的奇怪的信。


He sent you a letter

他送给你一封信

To come back home to play

回家中叙叙旧


“有趣”吴复生这样想到。自从十年前的那场变故,他再也没有回到过香港,在外国都用的假名,不可能会有人知道他的名字,以及工厂的地址。鬼使神差的吴复生打算亲自回香港一趟,会会这个寄信人。


Trapped with these walls

我被你留在这墙上

You left my solus to drip away

我的灵魂在慢慢淌下

The ink decay

墨水在不断的消逝

The walls at bay

墙壁即将坍塌

But the reckoning has come today

但今天就是与你算账的日子


他,从梦中醒来。周围的墙壁破败,蛛网密布。灰尘,微生物,絮状的垃圾漂浮在空中。他,无从知道自己的名字。只在一叠叠的废物中,翻找到一个叫吴复生的人的作业本,一张美金与一瓶墨水。时间最是磨人,在漫长的时间中他学会了用画笔蘸着墨水,画出一张张美金的图案。时间最是消耗,墨水快要用完了,去找那个叫吴复生的人,他想。


You're the creater

你是我的创造者

You traitor

但也是叛徒


吴复生曾经画过一副画,算得上他觉得最满意的画了。画中是一个男子,留着锅盖头带着一副黑框眼镜,眼神炙热的对着画纸,正在细细描摹。他才不是在画画,他只是在复制画,因为我只想让他复制画。年轻的吴复生为这种想法激动的微微颤抖。一定要给他一个好名字才对,吴复生这样想。但是没等到他给画取好名字,家中就发生变故,在慌乱之中也没能带上画。就这样吴复生最满意的画,就这样被他丢在了香港的家中。


吴复生看见他了,他从未想过要躲藏,就这样站在了客厅的正中央。地面上铺满了画好的美金,吴复生捡起一张,借着灯光下看这张美金是多么的完美,不亏是我创造出的人物。


【这个故事大概就是,他从画中活了过来但是身边也没有人只好画画玩。但是墨水快要画完了于是就叫吴复生回来送墨水???但同时也是因为多年一直是一副无名画,所以他的怨气有点重想杀了吴复生,但是最后吴复生笑眯眯的给他取了李问这个名字,并送上了墨水,于是怨气就消散啦_(:3」∠❀)_】


唔,厕所里这一架打的真是哲学。又是讨论前列腺,又是讨论屁股的

这么多次了,看过很多喜欢的人被爆料,被黑。我也很愤怒,人设崩塌是我最讨厌听的一句话。每次看到都很心烦,想为他们辩解。但我没有说话,因为我始终觉得,我是改变不了别人的想法的。于是我去看各位产出的太太们怎么看。她们没有什么看法,她们也没有出声。,但是她们依然在产粮。于是我明白了,圈地自萌。管他妈的别人怎么说呢,反正也改变不了我的喜爱。

瞎乱说

悲剧是会传承的
受虐者最终变成了施暴者

自从迷上了底特律就变成了一个只会哭的傻瓜(T ^ T)

祖老师这样可以说是非常情色了

我有一个人(沸懒)

我有一个人,笑容常伴你。

你像个小孩,永远是那长不大的样子

爱吃糖

记得小时候,嗜糖如命,又没有节制,村长为了不让你吃太多,把糖藏了起来。你可怜巴巴的看着我,湿漉漉的星星眼看我一眼又转向柜子顶上的糖罐子。认命的为你拿下,你就笑得就像天上的太阳一般。大声说“沸羊羊!你从今是我最好的朋友!”我表面上嫌弃,内心却挺激动的。

我有一个人,胆小总伴你

你挺胆小的,每次灰太狼来的时候就你跑的最快了

我对我最小最小时候的记忆只停留在了那个被丢弃的雨夜。天上下着的暴雨将我淋透了,泥水顺着裹着我的被子吞噬着我,电闪雷鸣,照亮了我惊恐的脸,我大声哭泣,只会让更多的雨水进入我的嘴,更多时候我是在咳嗽。我的目光里两双鞋子远去…一双鞋子来到。那就是救我的村长。童年的记忆总是印刻的很深。我把这一切都归咎于我的弱小,所以我崇尚力量!我想自己能掌控一切!但是怕雷电无疑让我感到羞耻!我拼命掩饰。后来我知道你也怕雷。

是因为一次灰太狼的袭击吧?你的房子没了,你理所当然,厚颜无耻的要来我家。 结果当天晚上就下起了雷雨。本来那是你在刷碗,一声惊雷后那只碗就壮烈牺牲了。换来的是你像树袋熊一样的扒在我身上,搂的紧到不能再紧。我当然也怕啊,当然为了面子我是不会在你面前显露的,虽然嫌弃你,但内心却希望抱得再紧一些。

我有一个你

我可以肆意嘲笑的你

我可以吐露心声的你

我可以喜欢的你

我的你

我是你的小粉丝,你向我介绍着各种甜品,草原上新的甜品店客户的第一个,总是你和我。

你是我的小观众,我的过去,我的心声,我的一切的一切。你虽然性格大大咧咧却对我的事永远的守口如瓶。

我有一个人

但你现在去哪了?

草原上多出了好多家店?为什么不去了?新甜品也不吃了吗?

你不是总说我太压抑,对你说的不够多吗?我现在对你说了很多啊!你为什么不回应我呢?用你笑弯了的眼睛,和你暖洋洋的笑容?

为什么呢?你去哪儿了?

面前微风吹过草地,唯有一座孤坟。

以前,人微言轻。叨叨来叨叨去也只有一个人肯听,现在有许多人听了,但是张了张口说的都是些官方的话,没了以前的快乐。

也许有人是意识流,有的人是写手,但都是表达自己的格调的,总有人自己做不到或者无知就瞎批判别人的。